落秋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头狼 > 卓尔不群3298画出一副江山社稷
    许诺送给沈彼的那栋楼,是当初师父用跟我断绝关系从贺鹏飞那里换来的,之所以选择送给沈彼,也是我经过深思熟虑的。

    其一,我们现在根本无法立足鹏城,怀揣那么一栋没法变现又办法利用上的大厦,本身就很耽误精力,属于撑死眼珠子饿死肚皮子,瞅着好像挺富有,实际上就差借钱买袜子了。

    其二,这个沈彼不遭人膈应,贪归贪,但起码贪在明面上,算是个比较标准的小人,这样的选手适合将来长期打交道。

    这次如果他真能帮我办明白吴恒的事情,也就说明我们往后在鹏城都可以大开大合的发展。

    两个多小时以后,我和张星宇在租住的公寓客厅里碰上了面,一晚上两个屋子来回蹿,不光胃累,心更累。

    喝了口江静雅提前为我们准备好的蜂蜜水,我心情大好的又跟张星宇交流了一会儿心得。

    “今晚上这两顿饭吃的还算比较赚。”点上一支烟,我乐呵呵的朝着张星宇道:“一个沈彼替咱们勾勒往后的草图,一个马亮为头狼描画好眼下的蓝天,这把要是能玩明白,最晚十天之内,你我就能趾高气昂的挺入鹏城,而且还属于不想来,他们都得求着你来的那种!”

    我不知道别人信不信命,反正我是很相信命数的,在我们刚刚才遭受完沉重打击后,我马上无巧不巧的结识到这对“神笔马良”,不管是冥冥之中的天意安排,还是我们自己苦心经营的关系发酵,我认为老天爷既然让我交往到他俩,那就是想要赐给我“马良”的那支“神笔”,来为我们头狼画出一副江山社稷图。

    人是一种心情动物,尤其是自信回来的时候,那副睥睨一切的气势也会随之归位,而自信又是一种看不见摸不着的神奇东西,很容易受到身边各种细微的事物感染。

    从进驻鹏城开始,先是设了袁彬,接着又输掉师父,再然后被武旭的事件一阵打击,我嘴上不吭声,其实精神已经快要绷到极限,可今晚上这顿饭,却莫名让我轻松很多,我甚至有种老天爷都希望我能赢的错觉。

    “该说不说,你在为人处世这块,我确实拍马不及,之前你各种赞助那个黄乐乐,我其实都有些不高兴了,感觉咱们就是在花钱赌乐子,可实际上,任何一个人一件事都有其存在的道理。”张星宇也一反常态的点上一支烟道:“打死我都想到,咱们在鹏城关系的建立,会从黄乐乐先开始。”

    “那是他的命,也是咱的运。”我眨眨眼皮道:“明天共乐村拆迁那边,咱们的人都安排明白没?”

    “我没问,我只知道黄水生和老凳子今晚上没回来,就住在共乐村。”张星宇微微笑道:“我下午跟他们见面时候,关于事宜安排这块一句话都没打听,只说了成败对咱们的重要性,他朗哥,你先别撇嘴,我知道你是不放心他俩的能力,唯恐耽误这么好的机会,但你想想,这次计划,如果你我都没有操作,他们自己给拾掇的明明白白,咱们收获的何止是桌面上这点区区看得见的利益。”

    我明白他指的是锻炼出两人的办事能力,虽然很想反驳,但又不知道应该说点什么好。

    “安了,最坏的准备我有。”张星宇拍了拍我大腿道:“现在你要做的事情是麻溜上床睡觉,瞅瞅你的眼珠子吧,黯淡无光,活脱脱就是一对生锈的钢珠子,晚上动静小点昂,不然我指定踹你门。”

    “安了。”我朝着他摆摆手。

    目送他回到房间,我又给自己续上一支烟,翻出来纸和笔,半耷拉着眼皮,一边琢磨明天的计划还没有什么纰漏,一边不停勾勾画画。

    其实不用张星宇提醒我最近尽显老态,我自己都能感觉的出来,我的精神头确实越来越差劲,三十岁不到的人愣是活出了七十岁的状态,睡得晚醒得早,天不亮梦不停,熬夜基本靠抽烟,想事基本靠笔写,跟人干仗基本靠嗓门。

    不知不觉中,我又熬到了凌晨三点多钟,瞟了眼墙上的挂钟,此刻正是人睡的正香的时候,我实在舍不得回屋打扰江静雅,索性直接躺在沙发上。

    我前脚刚拿自己衣裳盖住肚子,洪莲卧室的房门后脚“咔嚓”一声从里面打开,紧跟着就套件粉色真丝睡裙的王影就睡醒朦胧的走了出来。

    看到我,她猛的一愣,我也眯瞪的望向她,还未睡醒的她,头发凌乱的披肩在肩膀头,像是慵懒的小猫,两抹洁白如玉的香肩格外吸人眼球,一条花花绿绿的花臂,平添一种野性之美,极短的裙摆下,两条白花花的大长腿让我忍不住吞了口口水。

    瞄了眼她光着脚丫子踩在地板上,我憨笑着指了指,小声道:“不嫌凉啊。”

    “关你什么事儿,大半夜趴在沙发上搞偷窥吗?变态!”她也低头看了眼自己的脚丫子,娇嗔一句后迅速转身回到卧室。

    我无语的摇摇脑袋,用只有自己能听到的声音念叨:“大半夜穿的跟要收费似的,你是在挑战老子的忍耐极限嘛,病态!”

    没多一会儿,她套了件长款的卫衣重新走出来,仍旧光着脚丫子,看都没多看我一眼,径直走向卫生间。

    寻思着她可能就是起个夜,我也没多想什么,躺下身子继续闭眼打盹。

    这段时间,王影一直都和我们住在一起,有时候会和洪莲一个房间,有时候也会和江静雅住在一起,仨人的感情别提多融洽了。

    “哗啦啦...”

    听到卫生间里传来抽水马桶的声音,我下意识的昂了昂脑袋,她直接从卫生间又拐进了厨房。

    “嗡嗡...”

    我正寻思看看她到底在干嘛时候,旁边的手机突兀震动,看到居然是很久没联系过得“连城”,我赶紧接了起来:“啥情况啊亲哥,这个点就起来早操吗?”

    “屁,我刚特么喝完酒,今天跟上上京几个重要朋友吃饭,其中就有你师父林昆,他跟我叨咕一晚上你,一直跟我说多照顾你。”电话那头的连城明显喝大了,说话舌头都捋不直,一句话没说完,连打好几个嗝。

    听到他提起我师父,我沉默了片刻,不自然的笑了两声。

    “朗朗,他今晚上说的一句话,我挺有感触的。”连城继续道:“他说,当一个人不能再继续陪伴的时候,唯一能做的就是不要忘记和默默惦记,好好的吧兄弟,其实有很多人一直都在你看不见的地方关注着你,知道你这两天让辉煌公司和天弃的人整得有点焦头烂额,我也做好了随时帮忙的准备,可你并没有喊我,就说明你不缺摆平的能力,我喜欢也欣赏这样的你,人生嘛,就是一支舞蹈,迎曲飞扬,怡然自得。”

    “哈哈哈,与其说人生像跳舞,我觉得很像是场摔跤,因为我们要是不能立定脚跟,随时迎接好如何猝不及防的打击,那就得被揍得猪头狗脸。”我笑着接茬,明知道他已经喝的上头了,我还是想跟他多絮叨。

    酒后吐真言,任何一个喝完酒肯给你打电话的朋友,都说明你在他心里的地位非同一般。

    “别叭叭了,吃面吧!”

    就在这时候,王影突然端着两碗热气腾腾的面条摆在我面前,嗅着好闻的味道,我感激的笑了笑,同时手指还在接听的电话,示意她先吃。

    “有病吧你,大半夜不睡觉,难道你不怕影响到别人休息啊。”王影一把夺过来手机,朝着那头的连城娇骂一句,然后重重的按下挂机键。

    “你看你这整得,他八百年不带主动给我打一回电话的,还让你训斥一顿。”我哭笑不得的揉搓两下脑门子,端起茶几上的面条,感激道:“谢啦哈,辛苦你半夜爬起来特意给我煮面。”

    “想多了,我是自己饿,手抖不小心多煮了一碗,倒掉又怕堵掉下水道才拿给你吃的。”王影撇撇嘴,又丢给我两瓣蒜头:“吃完记得刷牙。”

    “你居然记得我吃面爱就蒜?”我吸溜一口面条,实话实说的翘起大拇指:“味道没得说。”

    “你又想多了,我早就不记得你那些怪了吧唧的小癖好,只是煮碗面看到有几片多余的蒜头,就顺手拿出来了。”王影再次撇撇嘴。

    她说完这话后,我俩谁都没有再言语,客厅里只剩下我们此起彼伏嘬面条的响声,既陌生又熟悉的氛围,让人感觉怪怪的,我几次想要张嘴跟她主动找点话题,她似乎都不太想跟我对话。

    眼见我俩碗底都快见底,我咳嗽两声道:“那啥,你感觉王堂堂怎么样?”

    “挺好的,年少多金,人也很帅,对女生既温柔又绅士,属于白马王子的类型。”她头都没抬的又往自己嘴里送了几根面条。

    听到她的评价,我心里怪怪的,咧嘴不尴不尬的笑了笑。

    王影也“呵呵”笑了两声,然后站起来,摸了摸自己肚子,满意的哼哼:“吃饱饱了,睡觉觉,哪都挺好,就是不太适合我...”( 头狼 http://www.luoqiuw.com/13_13658/ 移动版阅读m.luoqi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