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 第三百五十九章 梦里梦外,雷霆降世
    这次老夏的梦境,是以八臂八眼木雕的恐惧情绪引导,这也是在睡前老夏就已经和向坤商量好的。

    他们的实验目的,是想看看和其他人梦境融合,是否和引发基础梦境的“情注物”有直接关系。

    因为“八臂八眼木雕”所拥有注入情绪的特殊性,向坤一般是不会轻易拿来引导他人入梦的,如果不是老夏主动要求,并且知道老夏能够在梦中“清醒”,能够将“超联物”投影进梦境以对梦境产生一定的控制,他上次也不会通过“八臂八眼木雕”引发老夏梦境。

    事实证明,老夏确实是有办法驾驭住这个梦境,虽然依然会受到恐惧影响,但她能够借助向坤引入那双筷子的情绪投影,来对抗和消解恐惧情绪。

    而上次老夏和小胖妞成功梦境融合,在梦中“会师”、“聚餐”的时候,向坤也通过小胖妞在梦中的感知,知道她并没怎么受到老夏梦境情绪的影响,她在梦中的情绪,主要还是引发她梦境的那双筷子主导。

    所以小胖妞就算在老夏的梦境中看到“八臂八眼木雕”的投影,也不太会受到恐惧情绪影响,顶多就是看到个八臂怪物,而且老夏梦境中的八臂八眼木雕投影形象并没有多恐怖。

    尝试后的结果,就是在单纯由“八臂八眼木雕”所引发的梦境中,虽然在老夏处于“清醒梦”状态后,向坤能够感知小胖妞的那双筷子,把她也带入梦境中,但两个梦境是平行进行的,并无交集,向坤的感知可以直接在这两个梦境之间切换。

    要保持小胖妞的梦境,向坤就没法再感应其他的“情注物”,除非小胖妞也可以像老夏一样自己支撑梦境——当初向坤在动车上感应到的梦境就是如此,但很显然那并非常态,她并不能像老夏一样在梦中主动行事。

    本来以为这次的梦境是没法把小胖妞“拉”过来了,只能等到下次梦境再说,让老夏放小胖妞鸽子了。

    却没想到,老夏似乎是察觉到了向坤面临的问题,用她控制的“超联物梦境投影”,在梦中俱现了一个胖乎乎的小丫头,正是之前她那双筷子“情注物”的情绪投影——小胖妞。

    当然,老夏的这个情绪投影只是个“壳子”,并没有真的和那双筷子产生通连。

    但对向坤而言,这却已经解决了他最大的困难,他只需要锁定那情绪投影后,感应送给老夏的那双筷子,就可以成功建立筷子和梦境的情绪投影,并且不需要他持续的感应——这一点老夏已经为他提前做好了支撑,只要一感应,就可以让情绪投影维持下去,不用向坤一直感应。

    从这个情况,也再度证明了“超联物”和“情注物”之间,在本质上是相通的。

    而在那老夏梦境中俱现的“小胖妞”,被向坤“激活”,成功与“情注物”通连后,小胖妞的梦境也开始与老夏的梦境产生融合。

    和上次一样,小胖妞依然是直接替代掉“情注物”的情绪投影,出现在了老夏的梦境中。

    与此同时,老夏的梦境环境也发生了很大的改变,由一片只有一扇门的漆黑虚空,变成了虚空中的一座山谷。

    穿着有猫耳朵的兜帽法袍,梦境中的“大魔法师”刘诗铃迷迷糊糊地走到老夏身边,抬手拿着一块巧克力说:“巧克力姐姐,给你吃鸡腿。”

    老夏看着那小手拿着的巧克力,没有说什么,接了过来,正准备俱现一块烤鸡翅还给她的时候,小胖妞忽然看到了远处虚空之中,守在一座大门外的八臂八眼怪物。

    这怪物远远看起来周身氤氲着黑雾,只能隐约看清身体形状,唯有那脑袋上的八个眼睛最为清晰、明亮,像八颗星星。

    小胖妞先是愣了一下,随即“啊!”地叫了一声,而后梦境崩解。

    现在小胖妞和老夏的梦境已经融为一体,所以小胖妞的梦境消失,老夏亦如是。

    向坤自然也是失去了对梦境的感知。

    感知到小胖妞的反应,向坤第一时间是有点紧张的,以为她是被吓到了。

    但马上通过感应小胖妞边上的“情注物”筷子,发现她并没有太多害怕,更多的是惊讶和……兴奋?

    然后细细回想刚刚梦境中的情况,向坤知道了梦境的突然崩解消失,并非因为小胖妞被“吓”醒,而是因为小胖妞和老夏的梦境融合出现了问题,通俗来说,就是“不兼容了”、“出bug了”。

    而且在梦境崩解前,向坤隐约觉得,小胖妞好像是有一段时间的“清醒梦”状态。

    这场短暂的梦境,让向坤证明了几件事:

    1,要让其他人的梦境和老夏的梦境融合,引导老夏梦境的“情注物”,必须得和另一个人有关系,甚至梦境投影的形象得差不多;

    2,梦境中不兼容的情绪投影可能会造成梦境崩解,也有可能让入梦的人在梦中“清醒”。

    这样的话,未来如果有合适的人选,可以借助“情注物”进行情绪的收集和转化,就像他转化小胖妞吃东西时的情绪转而注入那双送给老夏的筷子一样,创造一些能够让老夏融合特定人梦境的“情注物”。

    至于这样有什么用?向坤暂时倒也没有想太多……

    正思考着的时候,电脑桌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下,向坤拿起一看,却是来自刘诗铃的qq语音消息。

    小胖妞这是梦境崩解后,就醒过来了?

    向坤抬头看了眼躺在他床上仍在呼呼大睡的老夏,一点都没有醒来的迹象,看来她今天下午确实没有睡够,现在应该还是很疲惫。

    点开消息,是小胖妞带着点气音、明显刻意压低的声音:“光头叔叔,烤鸡翅姐姐,在吗?在吗?在吗?”

    “小铃铛,我在。”向坤起身走到阳台,给刘诗铃回了条语音。

    “光头叔叔,刚刚我在梦里看到个怪物,不对,我在烤鸡翅姐姐的梦里看到个好多眼睛的怪物……大魔王,不止是烤鸡翅姐姐的梦,也是我的梦……好像也不止是梦,反正有个大魔王,我刚想帮烤鸡翅姐姐打它,我就醒了……”

    果然,听刘诗铃的声音,和正常情况下“八臂八眼木雕”造成的恐惧情绪完全不同,有那么一丢丢害怕,但更多的却是兴奋,还有没能打到怪物的不甘和遗憾。

    她虽然说得有点语无伦次、逻辑混乱,但向坤却是能够完全地get到她的意思。

    不过还不待向坤回复,刘诗铃就又发了一条消息过来:“光头叔叔,那个梦不是假的吧?是真的吧?是不是我和烤鸡翅姐姐一起去另一个世界打怪物了?是不是我每天晚上睡着,去的那个地方就是另外一个世界?真正的魔法世界?”

    向坤听完语音,笑了笑,刚准备回,另一个语音又发来:“光头叔叔,你快去救烤鸡翅姐姐,她要是一个人打不过那个大魔王就完蛋啦!那个大魔王看起来就很厉害!”

    刘诗铃以前因为控制“超联物”过度而昏睡做梦,或受到“情注物”影响做梦的时候,都不是“清醒梦”,醒来后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以为就是普通的梦。

    但昨晚和老夏接上头,发现那场跟老夏一起吃东西的梦并不是普通的梦,而是真的“发生”过后,她对于过往做过的梦,也开始产生了一些天马行空的认知,藏于心中的小小中二之魂,忍不住熊熊燃烧起来。

    所以刚刚那场梦中,看到那八臂八眼怪物的形象后,她的第一反应是——要和烤鸡翅姐姐并肩作战了!练习的魔法要派上用场了!

    向坤没有对做梦的事情解释太多,还是要给小胖妞留下足够的想象空间,只是发了条语音说道:“你看到的那个八只手臂八个眼睛的……不是大魔王,也不是怪物,是我养的宠物。”

    ……

    星城市某小区,刘诗铃的房间里。

    趴在被窝里的小胖妞,用平板电脑听完向坤发过来的语音,不由得一呆。

    “宠物?”

    小胖妞脑袋从被窝里钻了出来,看向了房间角落盘睡在那沙发坐垫上的“蛋黄派”,忍不住有些羡慕地感叹:

    光头叔叔太厉害了,养的“宠物”都那么威风。

    现在在她的心里,那个和烤鸡翅姐姐一起“吃香的喝辣的”、那个“巧克力”和“冰淇淋”都具象成人形、那个自己穿着“威风凛凛”的法袍而且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世界,应该是真真切切存在的!

    光头叔叔要消灭的怪物,应该也都是从那个世界跑出来的吧!

    结束和向坤的聊天后,刘诗铃在床上翻过来、滚过去,老久也睡不着,索性爬了起来,坐到书桌前,拿出水彩笔来画画。

    她凭着之前梦里的印象,画了个梳着马尾的长腿女孩。虽然她的画工还比较粗糙、简单,但还是可以明显看出来老夏的特点。

    画好老夏后,刘诗铃拿起来看了看,又给老夏的左手上添了一把比她身体还长一倍的大剑,右手上画了一个鸡腿——不过那鸡腿看起来更像个大锤子。

    很显然,自认为是“大魔法师”的小胖妞,在给向坤定义为“弓箭手”后,又把老夏定义为“大剑士”了。

    接着刘诗铃又把那八臂八眼的怪物画了出来,因为向坤告诉她那不是大魔王是宠物,所以在她的笔下,那八臂八眼怪物看起来“可爱”了不少,而且被用蓝色、红色、黄色等各种颜色的彩笔画上了盔甲。

    乍一看,倒像是一件打满了补丁的袈裟……

    不过刘诗铃对她的画作还是挺满意的,左看看,右看看,右觉得那八个手臂空空的不好,于是给那八个手上加上汤勺、筷子、叉子、铲子、菜刀等等各种餐具和厨具。不过那筷子画得粗了点,看起来像是在比yeah。

    刘诗铃拿着画好的画蹲到“蛋黄派”边上,看看画上光头叔叔那“威风凛凛”的“宠物”,再看看“蛋黄派”。

    要是“蛋黄派”也能变这么威风就好了。

    刘诗铃拿手撑着下巴,不由得幻想起“蛋黄派”变成一只大老虎,长出两只大翅膀,四条腿变成八条腿,脑袋上长出八个眼睛,屁股上也长出八个眼睛,然后她穿着华丽的法袍,骑在“蛋黄派”背上,在天上飞来飞去,用魔法杖轰轰轰。

    想着想着,刘诗铃就忍不住嘿嘿笑出声。

    当她回过神来后,发现“蛋黄派”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醒来,正瞪大一对圆溜溜的猫眼看着她。

    刘诗铃叹了口气,摸了摸猫头:“‘蛋黄派’,你也要加油呀!”

    把画放回书桌,刘诗铃正准备回床上躺着,忽然发现“蛋黄派”一下蹿到了窗边,跃上了窗台,隔着窗户在看什么。

    她奇怪地跟过去,拨拉开窗帘,和“蛋黄派”一块往外看,借着路灯的光线,发现是几只野狗在互相撕咬。

    她一下想起来,当初第一次看到“蛋黄派”的时候,它就在被几只野狗追赶,难道就是这几只吗?

    她看了眼旁边的“蛋黄派”,圆乎乎的猫脸怔怔地看着外面,一动不动。

    “蛋黄派”是不是很憋屈?

    刘诗铃眼角余光扫到了桌上她刚刚画的那幅画,看到那个八臂八眼的怪物,心中一动,忽然冒出了个想法。

    想到就做,刘诗铃将“冰淇淋”和“巧克力”两枚硬币拿出来,打开窗户扔了出去。

    两枚硬币在快要落到地上的时候,悬空而起,开始“超低空”飞行,以一种仿佛“喝醉酒”的姿态螺旋运动,忽高忽低,在地面上、花圃边盘旋。

    因为距离有点远,所以刘诗铃控制得有点吃力,瞪大了眼,紧咬着唇,小脸通红,额头冒汗,小拳头握得紧紧。

    不过从昨晚和“大鹿”传飞机开始,她就感觉到自己的“魔力”提升超大,感觉头皮和那些有电的东西都连在了一起一样,好像自己的头发变成了无数天线,可以控制和影响那些东西。

    不仅仅是需要用电的东西,周围还有好多好多东西,她都能通过“冰淇淋”和“巧克力”控制。

    窗外,两枚硬币晃晃悠悠盘旋了一会,周围凝聚起了一些不太真切的细小颗粒,并且越聚越多,看起来就像是夏天聚在一起的蚊虫一样。

    那是许多夹杂在灰尘沙土中的金属细屑,一些比较小的矿石颗粒,在两枚硬币的影响下,汇聚在了一起,并且按照一个轮廓慢慢构建成形。

    乍一看像是个仙人掌或者是叶子掉光的大树,枝干很多,有两米多高,里面还隐隐有电弧在涌动。

    但如果是向坤在这里,知道这是小胖妞搞出来的,就会明白这是在构建“八臂八眼怪物”的形态。

    但即便是向坤也会惊掉下巴,然后抓着小胖妞的肩膀晃悠,追问她到底是怎么做到的。

    那些细屑和砂砾在两枚硬币的影响下刚刚汇聚的时候,并不怎么起眼,但当它们越聚越大,组成“八臂八眼怪物”的轮廓,并且在两枚硬币的“带领”下,别扭地一步一步挪动“双脚”前进时,那群野狗终于注意到了它。

    小区外侧沿墙的路灯都受到影响,开始闪烁。

    当那团怪物体内的电弧涌动的频率加快,身体开始膨胀起来,发出噼啪声响时,所有的野狗都受到了惊吓,呜咽着四散奔逃。

    刘诗铃还不待得意,忽然听到一声大喊:“卧槽!那是什么玩意!?”

    她吓了一跳,然后发现声音就来自她们住的这栋楼,是楼上的某户人家。

    完蛋!被人看见了!

    现在都四点多了,怎么还有人没睡啊?

    刘诗铃注意力一分散,那些细屑颗粒便失去了支撑,顿时崩散,两枚硬币隐蔽地贴地钻了回来,然后沿墙“爬”回到了窗边,回到了她的手中。

    重新把“巧克力”和“冰淇淋”握住的小手有点抖,不是害怕,而是脱力,这正月里凌晨不过三、四度的气温下,她却是满头大汗,全身湿透。

    “帮你出气啦!”刘诗铃握着硬币的小拳头在“蛋黄派”面前晃了晃,得意地道。

    “蛋黄派”也不知道听没听懂,只是缩了缩脖子,“喵~”了一声。

    刘诗铃拿纸擦了擦满头的汗,换了件睡衣,便重新钻回了被窝。

    “刚刚被人看到了,会不会被人发现我的魔法呀……要不要告诉光头叔叔呢?我不会是闯祸吧……”带着这样的小纠结,刘诗铃又睡了过去。( 变成血族是什么体验 http://www.luoqiuw.com/16_16106/ 移动版阅读m.luoqi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