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生活系神豪 > 第444章 狗哥的新形态
    小了白了兔,白了又了白,两只耳朵竖了竖起来……

    周崇山没有竖耳朵,眼珠子倒是血红血红的。

    眼球有血丝、眼眶微青、嘴唇干裂、脸颊易生痘,一看就是肝火特别旺盛。

    介样的人由于肾水亏少,容易早个那啥。

    汪言瞥一眼叶子雯,心里直犯嘀咕:你俩分手,是不是因为得不到那个啥啊?

    原因其实不太重要,重要的是,自现在起,汪言算是被周崇山彻底恨上了。

    不过大少没怂,反而又撩拨一句。

    “哟,叶子姐你这回礼有点重啊……”

    稳重正经的皮一扒,正派汪立马变身为富贵哥,开着小玩笑,多出一丝痞气,却比之前的绅士风度更勾人。

    总有舔狗搞不明白,撩妹的第一大忌是太正经,其次才是卑微。

    正经等于乏味、没情趣、缺乏刺激,最可怕的初次交流就是平淡如水,坏情绪都比没情绪强。

    事实上,没有哪个舔狗是一开始就很卑微的,基本都是搞砸了,然后慢慢变得卑微。

    所以如何才能不做舔狗?

    很简单,浪起来!

    富贵哥才稍稍浪开那么一条缝,叶子雯就忍不住了

    干脆搂着汪言的胳膊不松手,紧紧挨着,笑嘻嘻反调戏:“不重不重,乖,你别动……再来两下!”

    汪言装模作样的躲,顺手揽住她的腰,控制着她,不让乱动。

    妥,亲是没亲到,搂更结实了。

    “靠!”

    没人知道汪大少原本想撩拨谁来着,反正全撩炸了。

    叶子雯美滋滋挂身上,周崇山太阳穴突突的跳,虎哥都急急忙忙竖起两根中指……

    一对狗男女!

    社会我狗哥可不管那么多,漫不经心的瞥一眼周崇山。

    你跟我玩高高在上?

    哥比你更高高在上!

    挑衅一时爽,女友xxx,感觉如何?

    ——xxx为课后练习题,请填空作答并保持押韵。

    ……

    不出意料,周崇山彻底炸了。

    下一块石头,熊孩子一直拼到135万仍未放弃,硬生生把汪大少拼到放弃。

    再加上去容易发生意外,没必要。

    汪言是不可能为一块未知原石花那么多钱的,省下来开房不香么?

    但是周崇山却有不能放弃的理由。

    第一,想在叶子雯面前彻底踩趴下汪言。

    不管叶子雯会不会因此回心转意——可能性不大,熊孩子自己心里都有数——但是面子不能丢。

    现在就只剩这么点颜面了,不保怎么办?

    输人再输阵,一个惨字都写不下。

    第二,本批原石的表现比想象中更好,未必会亏。

    刚才那块蓝翡体积太小,所以才不到300万。

    如果再大一圈,够掏出两根镯子,那么中间的余料就值300万,俩镯子卖到600万不成问题。

    六块原石只要有一块切涨到那个程度,便不会亏,反而可以赚一点。

    周崇山不图赚,但至少更敢报价了。

    然而熊孩子没有意识到,其实,这两个理由都是汪言主动激活的。

    三四百万你不心疼,一千多万疼不疼?

    将心比心,汪言都替丫疼。

    接下来的8块原石,成交均价都在140万以上,最高甚至来到160万。

    周崇山有点意识到不对劲了,但是不敢赌,只能疑神疑鬼。

    稍微一松手,再让汪言偷去一块怎么办?

    那小子那么奸诈……

    麻痹的那小子是不是在玩我啊?!

    眼看着只剩下最后3块原石,熊孩子心里的患得患失越来越严重,出价渐渐不再那么果决。

    大少暗暗一笑:火候差不多了。

    最终时刻到来之前,抬头扫一眼黄家俊——介哥们在低头看石头,很专心。

    再瞥一眼叶子雯——美滋滋看热闹。

    黑虎……早都看够热闹吃饱狗粮了,正在跟孙宏伟争论着什么。

    就没一个人想拉周崇山一把的。

    其实真不是他们生性凉薄,实在是见过太多,习以为常了。

    总有人把富二代、官二代、商二代圈子搞混,其实区别巨大。

    官二代圈子是你好我好大家好,表面上一团和气,低调行事苟发育。

    商二代圈子是不结交无用的人,不参与没必要的聚会,忙起来可能连搞对象的时间都没有。

    富二代圈子,就四个字:花天酒地不服就怼。

    三四线富二代行事尚且注重谨慎,顶级二代真是互相之间谁都不惯着谁。

    首先,父母层面上谁都奈何不了谁。

    你家搞房地产,我家搞矿,直接就不沾边,得罪你又如何?

    当体量大到一定程度,盘外招没有任何意义。

    其次,父母层面上谁都不需要谁。

    亿达和疼讯怎么联合?

    我力帆需要你亿达帮什么忙?

    小事用不上,大事更用不上。

    最后,富二代之间的那点烂事永远上升不到商业层面。

    商二代都辛辛苦苦的接班呢,没功夫胡闹。

    在外面浪着的都是富二代,吃喝玩乐争风吃醋什么的,真没几个家长理会。

    例外当然有,但太少了。

    所以顶级富二代的风格一向都是非常狂野的。

    我特么又不吃你家大米,惯着你干啥?

    我爸身家比你爸少500亿,那又如何?你敢动我么?最多就是互喷,谁特么怕谁啊!

    所以外界极少能看到顶级二代在微博上互动,小号都不互关。

    不是不认识,而是懒得敷衍做戏。

    其实私底下闹过矛盾的数不胜数。

    也就是国内的风气偏保守,大家有再大矛盾都不会展现在明面上,**看看脸书就知道,那些国外二代互相diss起来贼特么疯,各种器官问候。

    形式不同,本质一样。

    顶级富二代一言不合就互怼的情况极其普遍,比同学同事之间发生的冲突多得多。

    要养家糊口的普通人可没资格任性,有气都得忍着。

    富二代为什么要忍?

    当然了,如非必要,顶级富二代不会往一块儿凑。

    一山不容二虎,除非一公和一母。

    真有冲突,一般也就是互相刺几句,没外人的时候再破口大骂,基本不会发生打架的情况。

    所以黄家俊和叶子雯一点都不担心。

    只要打不起来,对喷几句、砸点钱斗富,那都不叫事儿。

    甚至黄家俊很乐于看到周崇山在汪言身上吃瘪,这货穿着拖鞋大裤衩,小眼睛一眨一眨的,一句话被撅回来马上就不再开口,心思深得一批。

    如果有人拉一把,那周崇山还有得救。

    然而并木有,所以眼看着是要被汪大少玩废了。

    “还剩3块,450万你都拿走,今天我认栽。”

    汪言轻描淡写的把最后3块原石往周崇山面前一推,熊孩子反而一激灵,心里开始犯嘀咕。

    一块一块拼价的时候没感觉,现在一听,怎么那么亏得慌啊?

    三块石头总重量不到5公斤,90万一公斤,得开出什么才能回本?

    而且汪言放掉那么多,一块都不死磕,越琢磨越像坑……

    周崇山正迟疑着,汪言突然讶异挑眉:“你不要?”

    “别扯没用的,想要你就开价!”

    周崇山咬着牙,一声呵斥,努力保持着气势。

    “呵。”

    汪大少轻笑一声,带着特别不屑特别嘲讽的一股劲儿,随手又抄起其中一块。

    “6万。”

    周崇山一口老血差点喷出来。

    这尼玛又回到刚开始了?!

    你有病吧!

    “车神哥,你这么玩有意思么?能不能把你那些小花招都省省?”

    周崇山实在没忍住,连怼带喷。

    “你到底是哪个屯子出来的?一身农民工的小家子气,就不怕传出去丢人?”

    汪大少一点没动怒,反而云淡风轻的笑笑。

    “我是一个第一次接触赌石的外行,唯一一次解石就大涨,钱虽然没赚到,但是白赚大美女两个香吻,传出去哪儿丢人?”

    (‵□′)╯︵┻━┻

    气死老子了!

    王八蛋,你占的是我前女友便宜!

    如果不是畏惧吴刚,周崇山恨不得真的把桌子掀了。

    然后叶子雯生怕气不死人,羞答答撞一下汪言:“哪有两个香吻?剩下那个你还没赚到手呢……”

    草!

    骚狐狸你用哪儿撞人呢?!

    螃蟹呢?

    来,给我夹死她!

    周崇山气得嘴唇发紫,汪言都生怕把熊孩子气出脑溢血粗大事,硬是没敢再调戏叶子雯。

    只是意味深长的冲周崇山笑笑:“周大少,如果我是你,绝对现在就去解石,看看天命到底在谁……”

    汪言说得轻松,周崇山心里却突然一沉。

    什么意思?!

    难道……你真能看到原石里的材质?!

    周崇山反复深呼吸,努力压下心里的惊惶和畏惧。

    不,不可能!

    “你特么就是一个新手棒槌,吓唬谁呢?”

    由于情绪太激烈,熊孩子甚至直接爆粗,口吐芬芳。

    叶子雯不乐意了,板着脸就要打抱不平。

    欺负我的小奶狗?

    信不信老娘给你戴……啊呸呸!咱俩现在没关系,姐可以放开睡!

    正要开口,却被汪言在腰上用指尖轻轻一刮,顿时软趴趴。

    “周哥,你到底跟不跟?或者,抓紧去开两块原石,确认一下你的脸有多黑?”

    “草!10万!”

    周崇山实在摸不透汪言的想法,又不敢出价太猛,只能咬住汪言的尾巴。

    汪大少倒好,带着满脸闲得蛋疼的百无聊赖,一万一万的往上加,跟周崇山一直磨到150万整。

    “行,你拿去吧。”

    把原石往前一推,汪言轻飘飘的笑起来。

    尼玛批!

    接过原石的时候,周崇山手指头都在抖。

    贵么?

    贵。

    能花得起么?

    能。

    但是越想越不对。

    讲道理,真没有几个人能经得起汪言这么多花活的折磨。

    那种完全不按牌理出牌、一点摸不到头脑的打法,实在太考验意志了。

    看起来吧,汪言像是在套路。

    实际上吧,那确实是个套路。

    但是吧,汪言的胜率偏偏是百分之百!

    至今为止,只死磕拍下一块料子,然后就开出一块高冰蓝翡……让周崇山怎么敢放?

    然而,接下来马上就跟着一个九连胜,赢到周崇山自己都不敢信了。

    这他妈的到底是不是坑啊?!

    周崇山已经控制不住心中的咆哮了,越往后,越发慌。

    但是,仍旧硬挺着。

    ‘只剩最后两块原石了,坚持住,不管输赢,一块都不能留给那个鳖孙!’

    倒数第二块,又是一场拉锯。

    磨到整整165万,周崇山几度想要放弃,才终于拿下。

    赢下的那个瞬间,熊孩子心里松下一口大气,舒畅得一批。

    ‘只剩最后一块!180万、200万,不管多少都要拿下,胜利终将是我的!’

    当汪言提议3块打包的时候,周崇山是真的动摇了。

    在出价过程中,更是承担着巨大的心理压力。

    然而,当他真正坚持下来,心中顿时豁然开朗,所有的负担都转化成胜利的喜悦,甚至有种受到洗礼、灵魂得到升华的酣美。

    至于能够开出什么来……那不重要!

    周崇山已经意识到必亏了,1500多万的总价,至少得开出一公斤的高冰料子才能保证盈利。

    可能么?

    底价5万8万的原石,当然不可能!

    如果能开出半公斤高冰,赚回来800万,就值得放挂鞭了。

    但是,只要不让汪言称心如意的赚到,老子就特么不亏!

    以后圈子里谁再敢吹车神,老子一脚就踩出你的屎来!

    “你们说的是那个汪言啊?”

    “呵呵,哥碰到过。”

    “在一个长辈那儿买翡翠原石,我俩杠上了。”

    “总共13块,哥拿下12块,给那小子留了一块,你们应该知道我的为人,做事从来不做绝。”

    “倒是没花多少钱,不到两千万,小意思!”

    “那小子就是一土鳖,一身小家子气,没你们吹得那么强,跟我一口一个周哥的叫着,我都没太好意思打他脸……”

    看看,一旦把这个牛比撑起来,美不美?

    我就问你美不美!

    周崇山想想都觉得美飞了,还有什么事能比踩趴下圈子里最出挑的新人更爽?

    不存在的,除非……趴下的是叶子雯?

    略微这么一幻想,周崇山就兴奋得不行,摩拳擦掌,主动望向最后一块原石。

    不得不承认,打了强行不亏的鸡血以后,周崇山的状态是真的有点吓人。

    汪言光是看着对方那张志在必得的鞋拔子脸,就觉得有种楞破苍穹的气势。

    不好搞啊……

    讲真,我本来没打算下死手的,你这不是为难我吗?

    情真意切的叹口气,汪言抓起最后一块翡翠原石——仅次于高冰蓝翡的美感,是大少的第二目标。

    然后……

    轻轻推给黄家俊。

    再然后……

    和和气气的对周崇山一笑。

    “周哥,再斗下去真要伤和气了,到此为止吧。俊少,有没有兴趣收下最后这块料子,给我们做个中间人?”

    周崇山懵了。

    鳖孙你不按套路出牌啊!我特么白打鸡血了!

    黄家俊懵了。

    车神,这要是切涨了,老周不得恨死我?

    叶子雯懵了。

    没看懂……小奶狗你不爱我了,为什么不把料子给我?

    黑虎若有所思并且阴险冷笑。

    以我对狗子的了解,此事必然有诈!

    懵归懵,黄家俊却不可能不接。

    “成啊车神,我收着试试脸。山哥,都是哥们,汪少都让一步了,咱们就到这儿,啊!”

    周崇山想了想,觉得好像可以。

    反正汪言没拿到,最终赢的还是自己,而且省下至少150万,不亏!

    于是冷笑点头:“行啊,小俊你开口,我肯定要给面子……”

    随后转头望向汪言,眼睛上下一阵打量,轻轻一个气声吐出来:“嘁!”

    啧啧,表情那叫一个不屑!

    汪言只是不动声色的笑着,气场平稳,如韩大师附体。

    黄家俊马上跟吴刚沟通:“刚叔,开个价?”

    吴刚深深的凝视汪大少一眼,随意竖起右手五指:“你就给50万吧。”

    (⊙?⊙)!

    价一开出来,所有人都意识到不对了。

    之前的原石都是5万8万的,固然有两人拼价没必要多开的因素在内,但是亦能说明品质差距。

    黄家俊心下一喜,忙不迭应声:“好,好,谢谢刚叔!”

    周崇山目瞪口呆,心脏里涌起一股凉皮。

    汪言还在那轻飘飘的说风凉话:“看来你的运气不错啊俊少,要不要现在解开,让我们蹭蹭喜气?”

    黄家俊真不想当着周崇山的面解石,但是原石是汪言让出来的,又容不得拒绝。

    想了想,一咬牙:“行,那就解开!”

    叶子雯不晓得是察觉到了什么,亦或者是天性使然,突然撺掇周崇山。

    “你买那么多石头打算带回家供起来啊?现在闹也闹够了,都解开看看吧!”

    声音仍旧那么嗲,语气却极强势。

    本小姐摊牌了,不演了,以前我就是女王!

    周崇山想都没想:“开就开!”

    直到此刻,熊孩子仍旧不信,汪言有能力辩石。

    新手赌石全是赌命,概莫例外。

    11对1,谁怕谁啊?!

    所有人集体转场,移步解石房,不爱看热闹的孙哥都跟上来了。

    到小厅,周崇山牛批哄哄的把一堆原石往桌子上一拍:“先开我的!”

    “ok!”

    师傅搓搓手,直接开切。

    一块两块三四块……

    一青二白三紫黑……

    随着一块块石头开出来,周崇山的脸色渐渐变化着。

    前四块料子,两块豆腐,一块豆青,一块油青,加一起能有个2万多块钱。

    第五块终于开出来低冰黄翡,周崇山表情刚见好,第六、第七又血崩。

    第八块再次出点东西,是块糯种阳绿的大料。

    然后……剩下的全白给了。

    孙宏伟肯定是向着汪言的,上去咔嚓就一刀,直插周二楞心脏:“总共开出来150多万的料子,吴刚的原石品质真不赖!”

    吴刚傲然点头:“那当然,我貌刚从来不坑朋友!”

    汪言终于知道“刚”字前面加一个“貌”是什么意思了——表示“我是弟弟”的自称。

    周崇山真想一巴掌呼过去:臭弟弟,我特么花了1500多万,只赚回来十分之一,你还敢吹牛哔?!

    不过熊孩子早有损失的心理准备,强行呼唤意志:忍住,忍住!

    只要汪言没赚,我就不亏!

    那确实,汪言肯定是赚不到了,最后一块料子都给了人。

    黄家俊最后一个开切,大家都情不自禁的屏住呼吸。

    汪言都很忐忑。

    挑那两块料子,并不是想赚钱,而是想要验证“美感神瞳”的作用——据说技能名字取得越中二越羞耻,就越会受到神秘力量的加持……

    不行,编不下去了!

    反正就是那么个意思。

    万众期待中,一扇窗开出来,直接露出缤纷三彩。

    “我去,福禄寿?!”

    黑虎一声惊呼,让周崇山眼前一黑。

    理论上,汪言没赚,我就不亏,但是……为何我的心脏如此痛?!

    没人懂周崇山的悲伤,所以大家仍然一刀一刀的往上扎。

    “就这一个窗,至少值100万。”

    “小俊,继续切么?看表现,继续涨的可能性很高!”

    “我去!这是什么狗运气?”

    “什么叫运气啊?分明是我们狗子弟弟慧眼如炬!”

    叶子雯不知道哪来的骄傲,小母鸡似的抬着头。

    黄家俊反应过来,拱手道谢:“哎哟!多谢了啊汪少,您这是送我钱啊!”

    汪言松下一口大气,终于可以骄傲滴说出那句颇具气势的话——

    “我貌言从来不坑朋友!”

    噗!

    来自弟弟言的最后一刀,终于让周崇山彻底崩了。

    我貌山日你大爷!

    被愤怒冲昏了头的周崇山,当真准备掀桌子了。

    但是熊孩子完全没有意识到一件事。

    如果早点翻脸,撩拨得有点技巧,那是3对3的局面,怼不赢,至少不输。

    现在呢?!

    闹到最后,是非自在人心,挨打没人心疼。

    谁的错?!

    额……主要是因为我狗哥太骚了,熊孩子拿出尿尿和泥的本事也骚不过啊……

    继正派汪、影帝汪、格斗汪、教父汪之后,社会我狗哥开发出来的新形态——阴比汪,正式上线!( 生活系神豪 http://www.luoqiuw.com/16_16312/ 移动版阅读m.luoqi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