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人参果快跑 > 第36章 主要是因为本人长太帅
    翌日。

    罗博等到伪装技能冷却完毕后,立刻又变成了人样。

    之后花了一枚灵金,找人做了一块蛇皮面具,便前往村长府。

    “站住,这是村长府,闲杂人等不得进入。”

    刚到大门,便被门卫拦住。

    “劳烦禀报君村长,就说罗博来访。”

    门卫闻言,大吃一惊。

    这些天,村长府里的人谁不知道君钱坤正在寻找一个名叫罗博的男子。

    不久后,君钱坤与李暮快步走来。

    看到戴着面具的罗博,不由一愣。

    但一想到之前他伪装成村名王飞参加蛇酒宴,便立刻明白了其中的意思。

    这家伙果然是不想别人看到他的真面目。

    然而,罗博心里却有说不出的苦。

    老子哪有什么真面目,真面目露出来估计你们都要流口水。

    “罗博小友?”君钱坤抱了抱拳。

    “不好意思君村长,这些天因为有要事在身,所以没能及时来赴约,还望见谅。”罗博拱手道。

    “哈哈哈!罗博小友言重了,你能来,在下感激不尽。”君钱坤笑道。

    之后,罗博被请进屋中。

    君钱坤二话不说,直接让李暮拿来一壶酒,当即给罗博满上。

    罗博也是笑了笑,没有在意这些细节,一口将其饮尽。

    此时,君钱坤与李暮的注意都始终保持在他身上。

    罗博自然知道他们想要做什么。

    如今自己脸上戴着面具,很有可能出现假冒。

    见罗博将酒喝完,依然神定自若,君钱坤这才相信眼前这人就是罗博的事实。

    “这酒有些冲。”罗博道。

    “这便是我之前和你说的灼灵液了。”君钱坤道。

    虽然只是一小杯,但这酒一般的修炼者还真受不了。

    灼灵液可是君钱坤特意为女儿炼制的,不论是口感还是味道,都不适合饮用。

    “罗博小友,咱们其他的话就不说了,还是直接开门见山,说说给白瑜的事情吧。”君钱坤道。

    罗博点头,正好他也不想浪费时间。

    之后,君钱坤便将自己如何给君白瑜疏通筋脉的过程大致说了一遍。

    最后道:“我会在最短的时间内教会你《化酒奇经功》。”

    罗博想了想,摇头道:“这功法我学不了。”

    君钱坤脸色一沉,心想他难道已经察觉到了这功法的弊端吗?

    不能够啊,自己还没有开始教他呢。

    能喝的年轻人,其实百蛇村有不少。

    事实上,罗博已经不是君钱坤找过的第一个人了。

    但是,之前的那几个都是在传授《化酒奇经功》时,便察觉出了这功法的诡异,于是便立刻中止。

    这功法折寿,谁愿意拿自己的性命去给别人续命?

    只不过,之前君钱坤可没承诺任何说会把君白瑜嫁给他们。所以,现在情况不一样。

    能够得到君白瑜,折几年寿,还是有很多男子愿意的。

    可如果特么折了寿,最终还得不到,那肯定不干。

    “《化酒奇经功》并不难学。”君钱坤连忙说道。

    “不是功法的问题。”罗博继续道,“而是这个方法,治标不治本。”

    君钱坤脸色微变,没有说话。

    “君村长,实不相瞒,我是一位医师。如果不建议的话,可否让我亲自给君白瑜诊断一下。”罗博说道。

    君钱坤显然没有料到他会提出这要求,犹豫片刻,最终还是同意了。

    良久,君白瑜出现。

    然而,随他一同到来的还有三人。

    分别是侍女小玉,还有陆黎明,以及一位中年男子。

    “见过君村长。”陆黎明朝君钱坤一礼。

    “嗯。”君钱坤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

    这几天,陆黎明天天来拜访,他早习以为常。

    对这个小子,他也谈不上有多喜欢,但却是故人之子,总不能拒之门外。

    陆黎明对君白瑜的心思他又怎会不知,只不过君白瑜对陆黎明似乎并不感冒。

    此时的陆黎明,也看到了脸戴面具的罗博。

    不过,他的目光仅仅只是扫了一眼,很快便张口道:“君村长,我来介绍一下,这位是王勤王医师。”

    “王医师,这位便是百蛇村的君村长。”

    王勤点头,随后拱手道:“久闻君村长大名,幸会幸会。”

    君钱坤也是立刻抱了抱拳,同样说了一番客套话。

    王勤自然是听闻过君钱坤大名的,但君钱坤却并不认识这位王勤,也不知道陆黎明从哪里找来的。

    “君村长,王勤医师在乌州是非常有名的医师,我可是特意请他来此给白瑜看病。”陆黎明道。

    “这……”君钱坤眉头一皱。

    他既然已经把罗博请进门,而且罗博也说自己是一位医师,如今又出现一位医师,显然是对罗博的不尊重,有失礼节。

    “君村长,赶紧让王医师给白瑜诊断吧。”陆黎明说道。

    “今日恐怕有些不妥,要不改日吧。”君钱坤说道。

    “改日?”陆黎明一愣,心想君钱坤不是应该很着急君白瑜的病吗?

    他看了一眼身旁的王勤,又道:“君村长,实不相瞒,王医师只在百蛇村停留一天时间,明日便要离去。”

    君钱坤闻言,回头看了一眼身后的罗博。

    陆黎明立刻明白了其中的猫腻,于是便道:“这位是?”

    罗博道:“陆兄几日不见,气色不错,看来在斗酒赛中喝得还是太少了。”

    在斗酒赛中,陆黎明作诗威胁自己,他自然不会给对方什么好脸色。

    闻言,陆黎明双目不由眯了起来,立刻浮现一抹敌意。

    “哼!我当时是谁呢。原来是藏头露尾,不敢以真面目示人的罗兄。”陆黎明阴阳怪气的说道。

    其实,输了斗酒赛并没有什么。

    陆黎明虽然能喝,但酒这种东西本就不是他所擅长。

    那天晚上是君白瑜的十八岁生日,他辛辛苦苦采摘夜星花,本想在那晚送给自己爱心的女人,可因为罗博的出现,赢了斗酒赛,结果之后陆黎明根本没有机会见到君白瑜。

    夜星花这东西,只在夜晚开放,开放之时,星光自花瓣飘散而出,第二天便将枯萎。

    自己精心准备的生日礼物,以为罗博的出现而泡汤。正是因为如此,所以他才对罗博恨之入骨。

    “罗兄,在场的都是有身份的人,何必戴着块面具隐藏自己,这也太做作了吧?”陆黎明继续道。

    罗博耸了耸肩,道:“没办法,我也不想啊!主要因为是本人长太帅,走到哪都有女子为我尖叫,以至于疯狂的爱上我。所以考虑到在场有女子,我还是把面具戴上比较好。”

    此话一出,陆黎明脸部肌肉一抽。

    妈的!没见过这么不要脸的人。

    “你是说白瑜会爱上你?我呸!”

    “那可不一定。”罗博道。

    此时站在一旁的君白瑜也是噗嗤一笑,心想这确实有些不要脸。

    然而罗博的这种谈笑自如,也让她觉得甚是有趣。

    她这几天都在研读罗博作的那两首诗词,从诗词之中,她感受到了作者的豪迈之情。

    尤其是那首《将进酒》,强烈体现了作者不愿受世俗规矩所束缚的个性。

    所以,她觉得罗博能在如此场合之下开这种玩笑,完全在情理之中。

    她现在是越发好奇,那面具之下,又会是一张怎样的容貌。

    是真如他所言的惊艳无双?

    还是平平无奇?

    甚至有可能是丑陋无比?( 人参果快跑 http://www.luoqiuw.com/16_16325/ 移动版阅读m.luoqi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