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人参果快跑 > 第119章 守宫论道
    难怪自己化形成人这么久,系统始终没有动静,原来任务全部改成隐藏了。

    这就让罗博很是纠结了,因为隐藏任务这种东西,说白了很玄乎。

    彩极宫主走后,屋里只剩周猿。

    “师弟,没想到你居然还是个炼酒天才。”周猿道。

    “随便弄一弄,巧合罢了,我哪有什么炼酒天赋啊。”罗博笑道。

    周猿心中满是羡慕嫉妒,随便弄一弄就让谷长老亲自从本草堂跑来?

    那你这炼酒天赋要逆天了?

    “哦对了,守宫论道的事情宫主和你说了吧。”周猿道。

    “嗯,说了,但我不知道守宫论道是什么?”

    于是周猿解释道:

    “咱们作为门派修行弟子,每年都可以从门派中领取俸禄,也就是灵金。”

    “不过,这些俸禄并非直接发放给弟子本人,而是先发放给六宫。”

    “两千多年前,掌门为了促进大家的修行,提出了守宫论道。”

    “以各宫为阵营,相互切磋比试,赢的一方,可以获取对方的灵金。”

    “守宫论道一共持续一个月,一个月之后,各宫所剩的灵金,便是下一年宫内弟子所能够得到的俸禄了。”

    在罗博看来,门派就像是前世的各种公司。

    所以,越强的门派,福利待遇自然是越好的。

    这就是为什么大家都削尖脑袋想要进入大宗门的原因。

    “很显然,咱们彩极宫去年输得很惨。”罗博道。

    “没错。”周猿叹息道。

    他心生惭愧,去年彩极宫无一胜绩,灵金全部被其他五宫瓜分。

    这也就是为什么罗博来到彩极宫,连一分钱工资都没有得到的原因。

    “可咱们弟子人数少,这么比试岂不是太不公平了?”罗博道。

    “确实有些不公平,而且如果一直败下去,对于宫内来说,是一种恶性循环。”周猿道。

    所以,彩极宫沦落到今天这个地步,彩极宫主也是很无奈。

    叶灵琼从上一任彩极宫主手里接过彩极宫时,就已经非常惨淡了。

    “师弟,不瞒你说,宫主其实也挺难的。”周猿又是一声叹息。

    “我看她过得挺潇洒的。”罗博笑道。

    酒鬼见过不少,但女酒鬼他是真的第一次见。

    “其实宫主不是你想的那种人。”周猿不由追忆道,“我当初从外门晋升上来时,宫主刚接手彩极宫。而且,宫主天资卓越,修为在六宫宫主中最强。”

    罗博诧异,六宫最强?

    我去,看不出来这老女人这么厉害。

    他只知道六宫宫主都是太虚境强者,但具体都是几重修为却不知晓。

    “只不过,因为发生了一些事情,让宫主一蹶不振,经常嗜酒。”周猿道。

    “什么事情?”

    “上一任宫主为宫主而死。”

    罗博眉头微微蹙起,有些不明白。

    “其实,宫主原来在紫霄宫修行,如果她不离开紫霄宫的话,大概可以成为紫霄宫的宫主。后来发生了一件事,上任宫主与宫主一同外出,好像是去铲除什么邪教吧,结果发生了意外,上任宫主为救宫主而死。”

    “那也没必要就此一蹶不振吧,我觉得这种事情在修行界很正常。”罗博道。

    “确实很正常。”周猿点了点头,“但是,他俩曾夫妻。”

    “……”闻言,罗博不由沉默。

    也许正是因为如此,叶灵琼最终接手了彩极宫。

    虽然她想将彩极宫发扬光大,可奈何彩极宫已经惨淡了数百年,难以回天。

    仔细想想,那老女人还真是有些可怜。

    “正是因为如此,宫主才喜欢上了喝酒,因为可以消愁。只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酒瘾难改,也或许,她始终无法忘记上任宫主。”周猿道。

    无论男女修行者,一般都是不会轻易结婚的。

    既然选择了在一起,说明两人感情极深,已融入了对方的生活,难以分割。

    所以,死道侣这种事情在修行界,算得上是比较悲惨的故事。

    “不说这些,咱们还是说说守宫论道的事情吧。”周猿道。

    “嗯。”

    “我听说你战胜了不少外门的筑基修士,加上常子鹰实力不错,说不定今年彩极宫真的可以翻身。”周猿笑道。

    彩极宫这些年实在太惨了,宫内弟子年年领不到俸禄,就无法购买丹药,修为难以提升。

    很多时候,都是宫主自掏腰包购买丹药给他们。

    “先说说规则。”

    “守宫论道分为两部分,一个是守,一个是攻。”

    “首先是守,当其他宫来彩极宫发起挑战之时,对方出什么境界的弟子,我们也要出什么境界的弟子。”

    “赢了的话,对方就无法拿走我们的灵金。”

    “如果输了,那么对方押了多少灵金,我们就必须给他们多少。”

    “举个例子,紫霄宫一位筑基修士前来挑战,押了一万灵金,结果我们输了,那么他可以将自己的本金收回,然后我们还需要付给他一万灵金。”

    罗博听完,不由觉得好笑。

    “制定这个规则的人一定是个赌鬼。”

    周猿继续道:“真气境弟子,每发起一次挑战时,只能押1000灵金,筑基修士则是10000灵金,金丹修士可押100000灵金。”

    罗博有些不开心了,这特么是看不起真气境?

    “一天可以挑战几次?”

    “一天只能向一个宫门发起一次挑战。”周猿回答。

    “那我岂不是很吃亏?只能押一千灵金,那也太少了吧。”罗博道。

    “但你可以选择越境挑战。”周猿笑道。

    “哦?”

    “规则中有规定,但凡越境挑战成功的,失败一方必须付出十万灵金。”周猿道。

    越境挑战,更加证明自己的实力。

    要知道,这里是内门,绝大多数弟子的天赋资质都是经过门派认同的。

    内门越境战胜外门,赢了不足为奇。

    但是,内门之间的越境挑战,并且最终胜利的,却是比较罕见。

    “也就是说,我只要挑战筑基修士就行了?”罗博笑道。

    “额,这个……”周猿不由面露尴尬。

    “师弟,内门中,除了你们三位新入门弟子,好像并没有真气境修士了。”

    “……”

    “虽说参加守宫论道的弟子,修为必须是真气境与金丹境之间,但我好像从未听说真气境弟子参加过守宫论道。至于神魂境弟子,俸禄不在六宫之中领取,所以他们也不能参加。”

    “没关系,我这个人就是喜欢破例,就以真气境对付他们。”罗博笑道。( 人参果快跑 http://www.luoqiuw.com/16_16325/ 移动版阅读m.luoqi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