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修真小说 > 人参果快跑 > 第185章 监狱风云
    “哦对了,今后还得多劳烦两位照顾一二。”

    说着,罗博迅速与他们握了握手。

    “不用不用,罗师兄你太见外了。”

    “是啊,我们怎么能要您的丹药呢?您放心,别的不敢说,今后您和这位师姐的伙食我们一定安排最好的。”

    罗博本是打算给他们点好处,天知道要在刑法堂关多久,所以能够让人照顾照顾自然再好不过了。

    这种事情,刑法堂的执事弟子弟子早就见怪不怪,而且一年下来,看这个可以赚不少钱。

    可罗博在他们心中那简直就是偶像,为偶像服务那是荣幸。

    再者,如今整个天山门都在讨论罗博极有可能取代大师兄梁宇,说不定人家就是未来的天山门掌门。

    他们就算胆子再大,也不敢收未来掌门的东西,这特么不是作死吗?

    ……

    之后。

    罗博与秋婉月双双关进地牢。

    不过,这个地牢倒是与罗博想象的很不一样。

    虽然比不上弟子宅院,但每一间牢房里的格局都很不错。

    有专门的卧室、茅房、澡房,简直比客栈还豪华。

    只可惜差了点阳光,毕竟是地牢,这也可以理解。

    罗博和秋婉月都被安排在了地牢最好的牢房中,这待遇可不是谁都能享受的。

    此外,地牢里还有每天来打扫卫生的杂役。

    据说这些杂役都是外门弟子,且都是自愿来打扫卫生的。

    可别小看这些杂役,这活在外门很多弟子都是争破头皮抢着干的。

    因为通过做这些杂活,他们每个月可以向刑法堂领取三块灵金的俸禄。

    但绝大多数外门弟子可不是为了这些俸禄而来,而是通过这个渠道,接触内门弟子,或是帮一些内门弟子办事,以此换取他们想要的东西。例如武技术法。

    而被关在地牢里的内门弟子,若是到了突破的重要时期,还能让杂役帮他们去本草堂购买丹药呢。

    总而言之,地牢的制度还算不错,只要耐得住寂寞,其实和外面没什么区别。

    但是,也有一些牢房不同,那是真正的牢房。

    那些牢房所关押的都是天山门的死囚。

    这里所说的死囚并非死刑犯,而是终身不能离开地牢的人。

    并非是天山门没有死刑,因为死刑者基本上定罪的那一刻就被斩了。

    男女地牢是分开的,如果不能提前出狱,那真的要一年不见面了。

    不过,罗博可不信叶灵琼真会将他关个一年,否则一年一度的守宫论道谁来打?

    地牢生活对于其他弟子而言,都以修炼方式度过。

    罗博也是如此。

    除了冰魄鼎中还在滋养的金丹,金龙神魂则需要他自己去强大。

    叶灵琼教了他一些强大神魂的功法,倒也有效果。

    但罗博更喜欢直接使用神灵灌注,这比功法所带来的效果快了不知多少倍。

    秋婉月手中的金龙神魂与他心神相连,所以秋婉月一旦有危险,他便能第一时间知晓。

    当然了,神魂不能与肉身不能相隔太远,否则就会失去联系,对罗博容易造成反噬。

    不过,这种反噬对别人而言伤害巨大,但对罗博来说微乎其微。

    因为别人只有一个神魂,而他目前有八个。

    转眼,便已过了三日。

    “今日讲经,大家都出来活动了。”

    此时,来了三位刑法堂的执事弟子。

    “讲经?什么情况?”罗博正躺在床上睡觉,结果被那三位执事弟子吵醒。

    “罗师兄,今天是讲经的日子,你要去听听吗?”之前一位给罗博办过入狱手续的执事弟子走到门前,恭敬道。

    “讲什么经?”罗博问道。

    “这是刑法堂的规定,每十日我们要给关押在此的所有弟子念诵门规,你若是不乐意去,那也可以不去。”那位执事弟子说道。

    “去听听也行。”罗博点了点头。

    在地牢关了三天,他感觉快无聊死了。

    而且,好像从入门至今,他都没有仔细看过天山门的门规。

    虽然第一天入门时好像领了一本门规手册,但转眼就不知道被他随手丢哪了。

    事实上,被关押紧闭的弟子每十日要背诵一次门规,这是门派强制规定的。

    但是,对于像罗博这样的真传弟子,刑法堂自然不会要求他背诵。

    很多时候,刑法堂也挺为难的。

    毕竟,有时候被关进来的可不仅仅只有弟子。

    例如叶灵琼,她就不止一次光临刑法堂,当初罗博进入入门时,她便在刑法堂吃牢饭,难不成刑法堂的弟子还能要求堂堂一位宫主背门规?

    别逗了,宫主在天山门的地位,与各大堂主以及长老都是一个级别的。

    甚至,刑法堂堂主的地位,还未必有叶灵琼高。

    ……

    此时,刑法堂的悔过厅中,一位执事弟子正念着天山门一条条门规。

    随后,便开始要求每个弟子背诵。

    罗博只是大概的听了一下,便完全没有兴趣了。

    背诵门规完毕之后,被关押的弟子们可以在限定的区域晒晒太阳。

    罗博随便搬了一张藤椅,便靠在上面打盹。

    许久之后,突然察觉有人走近。

    “喂!谁允许你坐在这里的?”一个粗狂的声音传来。

    罗博缓缓睁眼,便看到一人站在自己身旁,大有一种来者不善的感觉。

    罗博懒得搭理他,继续闭目养神。

    “你特么活腻了是吧?”对方被无视之后,不由怒喝一声,当即一把抓住藤椅,猛地一甩。

    罗博身子腾起,翻身落地。

    心想哪来的傻逼,居然敢来触自己的眉头?

    罗博如今在天山门的名气虽然大,但是,对于这些被关在刑法堂的弟子而言,却从未听闻。

    因为凡是触犯了门规的,最少都是一年起步,所以他们不认识罗博很正常。

    再者,之前刑法堂的一位执事弟子就提醒过罗博,如今被关在地牢里的弟子,都是犯了重罪的,其中绝大多数都是被关了十几年,甚至上百年的都有。

    而因为刑罚期限太长,地牢中的很多弟子为了顺应这里的生活,开始拉帮结派。

    新人在地牢中被欺负,那是在正常不过的现象了。

    此时掀翻罗博藤椅的这个男子,已在此紧闭了三十多年,且还有五十多年期限才可离开。

    在他掀翻罗博藤椅的同时,便有不少人与他站在了一起,显然是一伙儿的。

    “监狱风云吗?”罗博不由想起了一部电影,不由觉得好笑。( 人参果快跑 http://www.luoqiuw.com/16_16325/ 移动版阅读m.luoqi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