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正文 第1357章 不许人间见白头
    一离开帐篷帐篷张楠就带着人到了疑似王昭君墓的那处石头堆前,这就准备开工搬石头出于老传统中的礼貌,张楠让厨房提前准备了牛头、全羊和一只大公鸡,全部煮熟了摆放在一张搬来的桌子上。

    动土前祭拜,原本想用的是牛、羊、猪的最高规格三牲,但猪头不好找,打猎就没碰到野猪,车车尔勒格那边也没得买,犯不着去乌兰巴托弄,就搞了只大公鸡凑数。

    忘了让人买香炉,找个碗代替,里边装着这边从华夏进口的大米。没华夏的线香,就用从车车尔勒格弄来的香代替。

    点上,带着华夏来的伙计简单祭拜了一番。

    都是工地上学来的那一套,工程动土前一般都会如此搞上一番,越大的工程排场越大,如果是整片的老坟拆迁一类,那就必须要上大公鸡一类的祭品。

    求个心安。

    没烧纸,将就了,这里买不到。上了几炷香,张楠心里念叨了几句,然后就是等一会就算意思尽到。

    撤下祭品,用人工搬运看着比较小的一些石块,之后再用挖掘机对付那些太大、太重的大石头。张楠也上去一同搬了几块,就当是是对墓主人的尊重。

    希望里边躺着的是王昭君,如果不是

    不是也没办法,就当花点力气练肌肉,一番祭拜白费力气。

    俄罗斯大兵人多、力气大,加上挖掘机,这两个多小时后地表上的石头就被全部搬走,这边安德烈给了已经在看热闹的张楠一把铁锹。

    试了试手,挖土没锄头好使,但在这边的沙土地上也算凑合了。

    自个动手下了第一铲子,其他人这才在画好白线的范围内动工。不用挖掘机,人工来,也算是对墓主人的尊重。

    不过挖了半个来小时的功夫就停手,6点挂零了,今天就到此为止,明天再继续。

    这就回到营地,这里用软管接了自来水,那辆停在距离小溪不远处的大型消毒供水车下午五点半开始供水,洗了洗脸后才回到帐篷。

    今天才到的几个人这会大部分应该是在休息,就算没休息也不用陪着查莉,但张楠看到伊莲娜坐在帐篷外间的靠背椅上,这看到张楠进来就想起身。

    手虚按了下,坐在桌子对面的另一张椅子上,“还在睡?”

    伊莲娜点点头。

    “你也去休息,不用在这看着。”说着看了眼表,“我过会叫她,不然到了晚上就睡不着了。”

    这就起身打算离开的伊莲娜笑了下,道:“不了,我一般到了晚上才倒时差。”

    她是训练多年的特工,对抗疲劳的能力强悍无比。

    “对了,等房车到了后你和查莉用那辆车,免得这丫头又给我添乱。”

    伊莲娜-科里科娃听到这话,脸上露出无声的笑容,但没其它表示,这就离开帐篷。

    她知道什么是添乱,自个这个老板有时候是躲着查莉走,她更知道查莉的脑瓜子里在想点什么。

    天使外表、昔拉手段的伊莉莎离开,张楠这感觉自在了点。

    有这个女人在,她都不大好意思抽烟,至于原因嘛…想像一下她上午那会得眼神就能明白。

    在需要的时候这伊莉莎比好演员都还能变换自身的角色,张楠不大习惯和这样的女人在一起,虽然知道这个女人是可靠的保镖。

    这会人走了,从兜里掏烟,想抽上一根,但最后还是没抽出来,将烟盒又放回兜里。这是在帐篷里,如果抽烟,这烟气会飘进里间,张楠不想熏了里边那个睡得像头死猪的家伙。

    哦,死猪太难听,是小猪猪,就是这身高1米77的小猪也够庞大的。

    安安静静的坐了好一会,没人进来打扰,连管家汤姆都被提前通知自己的晚餐晚点再说,不会来询问。

    这种安静的滋味不错,不过这人总要吃饭,都过了7点,太阳是还没下山,却不能再让里头那位继续睡下去,不然今天晚上她绝对会不让自个安心休息。

    走进里间,这里温差大,下午帐篷内能有个二十一二度,晚上这里边就只有十二三度,所以张楠给自己准备的被子有点厚,行军床上这查莉是外套同长裤放在一边,有只脚出在被子外头,大概嫌热。

    胳膊也在被子外,睡相有点缩,反正绝对不像睡美人,应该说是有点蛮。

    光线略暗,看她还砸吧了下嘴,顺便翻了个身。

    看得出人还在深度睡眠之中,张楠也就没直接叫醒她,那样会有起床气的,而是将帐篷内的电灯打开。

    营地内有发电车,白天是一台小型发电机开着,张楠这有店。

    等到入夜后大型发电机开启后,别说照明,空调都能用。

    开灯的办法很有效果,没多少功夫就看到她的眼睛貌似有动静,光线刺激的。

    叫醒,洗洗刷刷,晚点就该吃饭了。

    等查莉彻底清醒了,这才问张楠:“今晚吃什么?”

    刚醒来没什么胃口,如果不是好东西,那还真提不起胃口。

    “吃点粗粝的,烤全羊,俄军的亚历山德罗夫上校邀请我们去他们工兵营营地那,还特意准备了文艺演出。”

    查莉不解:这里是考古营地,玩什么文艺演出?

    再说这里可是无人区,谁来演?

    半个小时后,查里兹-塞隆没疑惑了,甚至还佩服俄国人的想象力:工兵们在草地上用抢修飞机跑道的钢板弄出了一个平坦的舞台,虽然面积不是特别大,但至少能让一伙人在上头跳舞。

    草原上能跳舞吗

    可以,草得经过修剪才行,不然非得绊个大马趴!

    一切准备就绪,弧形的场地清理出来,要用的桌椅板凳摆上,这边太阳快要下山,一整排羊已经提前上了烤架,看过去蔚为壮观。

    这会那些肥美的绵羊早已是香味四溢,很快就能吃了。

    四周几株松树上头接上了大功率照明灯具,还有准备了一个巨大的篝火能够点燃。

    至于演出人员嘛…

    工兵营同步兵营都会出几个节目,但主力会是集团军文工团的人。

    对,就是文工团,“舞台”两侧都还放着大型音响、调音设备,这会正放着俄罗斯民歌。

    驻蒙古国苏军有一只自己的文工团,昨天派了人从乌兰巴托出发,今天下午才抵达的营地。

    张楠在昨天早上同上校同志说对这俄罗斯传统舞蹈,还有些军队的舞蹈很不错,他很感兴趣,但很可惜从来没现场欣赏过,特别是那种屈着膝盖踢腿的哥萨克舞,就一直没想明白这人这样跳舞这膝盖怎么吃得消!

    那种男人跳的哥萨克舞营地内就有些士兵、军官会,但想要看高难度和专业的,就得专业人士来。

    既然驻军就有文工团,亚历山德罗夫上校这就把人给调过来人不多,二十多名,女多男少。

    一场边吃边看的演出,从八点多一直闹到十点多,正式演出其实就个把小时,后边都是喜欢跳舞的俄国大兵们自发的组织起来上去跳。

    大饱眼福,几名男性舞蹈演员的个子都在1米85左右,身条杆子一流,这样的身高做出高腾空踢腿与连续屈膝踢,还有屈膝弧形快速绕圈的动作真叫绝了!

    地域特色的不同,这样带着力量感的舞蹈表演是很有吸引力的,看得华夏与美国来的伙计们大呼过瘾。

    那些女军人的身高几乎都超过1米7,应该都在175左右,高挑、身材一级棒,跳起张楠说不上来的转圈圈舞,这裙子飞扬起来之后还没一丝诱惑的味道,就感觉英姿飒爽。

    演出看得爽,不过也有不和谐的因素,上校说同志们应该是最后一次看本集团军的文工团演出,因为已经接到文工团就要解散的命令,人员集团军自身处理。

    还能怎么处理,这集团军明年年底都要不存在了,文工团解散之后,再过两月这些队员大部分只得退役。

    没地方上的文工团会接收,连将来的工作都是问题,这些舞蹈和歌唱演员们还真不知道将来该去干嘛。

    除了跳舞和唱歌,其他的不会呀,什么都要新学。

    大势所趋,上校先生们连自己都快顾不过来了,真管不了这些人将来的死活。

    文工团团长也在,四十多岁的一名男性歌唱演员,中校军衔,说到这事也是头疼。

    张楠给了他个主意。

    “去华夏淘金,先组织个正规点的舞蹈团,至少要有执照和相对固定的人员。

    我让朋友帮你们联系一下,保准两三年内就能捞上一大笔,还不用去下三滥的地方。

    如今在华夏,这京城和沪上魔都已经有了些还算正规的演出公司,我的朋友们帮你们去打个招呼,这演出邀请一定多如牛毛…”

    张楠变好心了

    不是,只是刚才听到了查莉同伊莉莎之间的一些聊天内容,伊莉莎觉得这样优秀、国家培养出来的舞蹈演员要是去莫斯科的那些个该死的夜总会跳舞、沦落是种悲哀,查莉也有同感。

    查里兹-塞隆当然有同感,想一下好莱坞的现状就会明白。

    每年都有无数年轻男女抱着出名、成明星的梦去洛杉矶,这其中能出名的有几人

    星辰公主是在好莱坞的金字塔尖上,但知道那些个乱七八糟的事,也知道金字塔底层人物的悲哀。

    还有些人最终去了圣费尔南多谷,成了悲哀。

    耳朵里刮进两人的谈话,那就给中校先生出个主意。

    对张楠而言也就是个电话的事情,至于将来这些跳舞的人到底会如何…

    不关他的事。

    话说老家自己还有个股份占了大头的影视城,那边要是有个常驻的俄罗斯演出团队貌似也是个不错的主意,这九十年代和21世纪初,俄罗斯演出团队在华夏还是挺受欢迎的,甭管在哪个档次都有市场。

    好久没给老家的发展出点主意了,这算顺手指点一下,效果如何不在他的考虑范围之内。

    演出结束,查莉等待的车队终于到了。

    好事,她今晚有了个能洗热水澡的地方,而营地也不再需要为接下去一周的蔬菜水果操心。

    张楠也高兴,乌兰巴托送来的蔬菜品种实在太少,空运过来的这些才叫合胃口。

    而且不仅仅有新鲜果蔬,明天中餐张楠请俄国军官们吃海鲜,虽然几乎没活物,都是冰鲜与冷冻品。

    但这里是蒙古高原腹地,别说海鲜,这里的军官就没在这里见过有卖海产品的!

    再次见识了什么叫财大气粗、神通广大,军官们算再次见识了。

    张楠拿回了自己的床,把查莉这家伙踢去了房车,清净了。

    ……

    人工整整挖掘了三天,再用了整整一天的时间清理,华夏来的专家们都沉浸在欢乐之中!

    这已经是查里兹-塞隆等人抵达营地的第五天傍晚,在张楠的帐篷外间的桌子上,两枚小小的印章放着。

    一枚是金印,外形很普通,三公分见方,不大,都能算挺小。

    印面上阴刻着两个小篆,汉代印章标准的字体,几名专家一致判读:宁胡阏氏!

    另一枚印章更小,在今天下午同时被发现。

    这枚印章同样四四方方,直径只有22厘米的一枚小铜印,铜锈不少,略微经过专业处理之后,这印文也是立刻被解读:王嫱!

    一枚应该是

    “王昭君,名嫱,字昭君,乳名皓月,西汉南郡秭归人…被封为宁胡阏氏。”

    他们发现的是昭君墓,货真价实!

    金印有可能是西汉朝廷后来补给她的“身份地位官印”,而那枚小铜印该是他的私章。

    华夏古代的人私章有不少爱用字,但汉朝那会还是以名为多。

    这两枚印章一出土,什么情况都明白了。

    将印章装进标本袋,农博升同张洪富来拜访,张楠将印章交还给两人,这些还需要做拍照处理。

    在两人离开前,张楠问了句:“都清理好了”

    农博升点了下头,“带有细小骨渣的泥土全部起初装进密封袋,暂时用铝合金箱保存,大概有个一百来斤。”

    张楠听到这话后感叹了句:“自古美人如名将,不许人间见白头。

    也好,只剩下泥土,四大美人,容貌永远不会老。”(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http://www.luoqiuw.com/4_4703/ 移动版阅读m.luoqi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