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 正文 第1607章 要会普通话
    香江艺术馆内还是有些比较特别的东西,瓷器馆内的就不少,比如刚才张楠曾经驻足观看的陪葬冥器唐三彩大马,还有去年去世的香江收藏大咖、葛士翘创立的“天民楼”借展艺术馆的几件元青花。

    不过张楠对出土唐三彩兴趣一般,谁让他对冥器历来无感,唐三彩在唐代最终是被发展成了生活陈设器,但如今能保存完好者可以说都是从土里挖出来,不是冥器还会是啥?

    就算它们造型再优美,也没把玩的欲望,像在美国时如果遇上上档次的走私、早年流出唐三彩,而价格又低廉,那就让人吃下来当作将来自家博物馆馆藏的一个品种。

    至于元青花,香江天民楼主人葛士翘花费了几十年心血,收藏的至正型元青花器超过20件,这也是除了张楠之外,全世界私人收藏元青花最多的。

    不过张楠拥有的元青花实在太多、太精,这会再看展柜内借展的这几件藏品,也就是比走马观花多看几眼。

    还有明清瓷器,官窑精品张楠手里就多到排满仓库,眼界太高了,对这里的展品最多瞄上两眼。

    不过,在一个口沿被磨掉一段、圈足脱落,缺釉处都露出胎土的青花瓶长颈前站了好一会。

    看得挺仔细,就像在看个稀罕物件。

    这是个青花螭龙缠枝牡丹纹瓶,标识牌上写着高29.8公分,腹径20公分。鼓腹、歛足,瓶身纹饰分三部分,以青花弦纹分隔。

    第一部分由口沿至肩,白地上贴附高浮雕螭龙,龙身施钴蓝,环绕瓶颈。空隙之处绘金钱、书画、蕉叶和方胜等杂宝,近肩部饰山石草叶。

    第二部分於鼓腹施缠枝牡丹纹,最有意思的在第三部分:在瓶腹下近足位置一周有一圈铭文。距离稍微远了点,瓶子又是园的,而且没有摆放在能360度欣赏的单独展台上,到底是什么字这会看不全、看不清。

    还好博物馆挺人性化,标识牌上贴着明:“夏梅田都铎源汪村社奉佛弟子程鋹妻郑氏喜舍香炉壹付入本里华林供祈宦途清吉天顺伍年秋九月吉日题。”

    看明白,好不容易读通这圈文字,张楠对身边丽人道:“这样有落款空白期的器物我那也才两个,香江艺术馆就能有一只,难得!”

    能被张楠说一句“难得”是真的难,特别是这瓷器,他是全世界收罗的,特别在华夏明清官窑瓷的大本营京城,前几年是被他给霸占了一般。

    但凡出现精品,大半会入翁叶铭之手,也就最近一两年翁爷不再那么大胃口。

    泽口靖子美目多看了几眼那个做工其实并不是特别出色的瓷瓶,她这些年一直在关注、学习自己男人的喜好,已经看得出青花瓷的工艺好坏。

    这就是个民窑瓶中的精品而已,自家男人为什么会给出这样高的评价?

    还是学习得少了,不知何为“空窗期”。

    泽口靖子的眼睛是能说话的,张楠秒懂她眼神中的意思,就道:“明代正统、景泰、天顺三朝,加起来一共29年,当时社会动荡,经济也非常乱,景德镇官窑大大减产,产品也几乎都没落款,瓷器收藏界就将这段时期叫做华夏瓷器史上的空白期。

    当然,那时候民窑还是生产的,老百姓总得有吃饭的家伙是吧,但有款字的民窑瓷也是极其罕见。

    明朝的空白期瓷器,官窑、民窑加起来,有年号落款的全世界加起来都没几件。”

    “就是工艺差了点。”

    一听泽口靖子这话,张楠笑了起来,道:“这个讲的是研究价值,不能单用外貌和金钱去衡量。”

    好吧,被张楠说了,泽口靖子居然微微弯腰,“受教了!”

    张楠心里对此只能摇摇头,到一张床上都好几年了,她大部分时间又在美国,身边也没小鬼子随缘,这会还来这一套。

    她一定是故意的!

    故意就故意吧,都是让自己给惯的,谁让自个有时候就喜欢她玩岛国女人这一套,能好好满足自己男人的虚荣心。

    除了一大堆的文物,这家艺术馆内最令张楠与泽口靖子感兴趣的是有关香江历史沿革的特色展厅,看文物时张楠根本没让馆内解说员跟着,压根犯不着。

    但民俗、本埠历史展厅还是需要解说员的,20多岁的女解说员是一口流利的英语,张楠听多了别扭。

    英语解说纯华夏的民俗,听这些的还是个华夏人,要多不和谐就有多不和谐。

    “解说员小姐,你能说普通话吗?”

    解说员尴尬、抓狂...

    半分钟之后张楠对其道:“你还是说英文吧,你的普通话我听着更别扭。好心提醒一句,这靠嘴皮子吃饭的人,单会粤语和英语可不行,明白?”

    张楠是谁,说话不用客气,这样的提醒谁都要引起重视——一家面向全世界的艺术馆,你个华夏人解说员连普通话都不会说,等着下岗呢!

    艺术馆内参观了两个多小时才离开,同样步行回到半岛酒店。中餐选了中餐,这趟张楠已经开始讨厌法国菜,幸好半岛酒店的中餐口味一流。

    中餐后再过两小时就要是参加晚宴,下午三点多就该到了,又不是真的跑过去吃顿饭,更多的是朋友间的聚会。

    张楠简单,就去洗了把脸后换了套萨维尔街的西服,又换了块表就成了。至于泽口靖子花的时间稍微久些,主要是发型和化妆。

    就像这小妖精昨晚说的那样,让跟着的私人造型师给她盘起头发,画了个最经典的李香兰妆,就比老照片与电视剧中稍微淡一些。

    头发上贴着三片白色的珠宝花发饰,一对十五克拉左右的无色钻石耳坠,一身红色的现代无袖长旗袍,脚上一双银色的中等高度高跟鞋。

    当时间差不多,两人一同出了套房,已经在外边的张铁军夫妇立刻被泽口靖子的模样吸引住——不单单是她那下至3岁、上至103都能迷倒的容貌和身姿,还有那身红色旗袍。

    很特别的旗袍。( 古董商的寻宝之旅 http://www.luoqiuw.com/4_4703/ 移动版阅读m.luoqiuw.com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