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抗日之暴力军团 > 第五卷大风山根据地风云VIP卷 第2595章 下一个目标
    尽管如此,邓奇不得不面对这个现实,韩青的功夫很高,虽然对于一些鬼子的武士来说,他有些能力不足,但是,面对这三个鬼子还是不成问题的。

    这个时候,只见韩青一下子就到了那个村子,杨飞他们也赶紧跟上。

    可是,他们刚刚到达村子的时候,韩青已经把那三个人解决了,手里头拿了三只枪就过来了。

    邓奇不可思议打开看着韩青,“牛掰!太牛掰了!

    韩青笑了一下,“走吧,这里面绝对有鬼子储藏的物资,今天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这鬼子竟然在庆祝,庆祝什么呢?”

    “管球他呢,我先进去看看!”说着,王志飞就朝着鬼子的屋子去了。

    鬼子的房间和伪军的房间绝对不在一起,最少相隔有一里地,再说了,鬼子是不可能和伪军在晚上休息在一起的,最主要的还是安全的问题!

    果不其然,王志飞在鬼子的屋子中竟然发现了几箱牛肉罐头,赶紧出来招呼韩青去拿。

    并且,还有一些酒,对于他们来说,这已经算是赚了。

    把东西全部收拾了,杨飞他们出去之后,王志飞就赶紧问道,“大哥,还去其他地方吗?”

    “怎么?你还想去?”杨飞问道。

    “这几个鬼子算是毛毛雨,要不,我们再去解决了那些保安队吧?”王志飞看着杨飞问道,他现在手上也痒痒,打鬼子他可是从来都在前头的,一天不见鬼子,他手上就痒痒。

    “要是你想去,那就走,反正离得不远,在这里往南走两里地!”杨飞指着南边说道。

    “这不算问题!走吧!”说着,王志飞就走在前头,和韩青两个人又开始说起来什么。

    邓奇赶紧到了杨飞跟前,“我说杨团长,今天的事儿我可是刮目相看呀,这韩青怎么这么厉害?”

    杨飞停下看着他,“邓营长,说句实在话,我们八路军穷怕了,枪没有,炮没有,只能够拼力气,可是力气不是万能的,就得练就一身功夫,这一身功夫在打仗的时候,可是很关键的,我们和鬼子比的,可不是什么飞机大炮,再说了我们也没有,我们和他比的,就是脚力。谁跑得快,谁就能够活下来!”杨飞笑笑,“你一定有机会看看,要是真的打起仗来,看看八路军跑的多块,不管是追贵子,还是撤退。”

    “这个我一定得好好学习一下!”邓奇心里头无比的激动,他明白,来到了八路军,这可是来对了。

    他以前当然听说过八路军,八路军打仗有一套,可是,他就不和你硬碰硬,他们没有资本,但是,游击战他们可是打的最好的,别看这种不疼不痒的骚扰没有对鬼子进行最大的制约,可是,这样会让鬼子不厌其烦,而且不得不针对他们来一下!

    想到这儿,邓奇跟着杨飞继续往前走,“杨团长,看来,我学习的东西可是真的太多了!”

    杨飞没有说话。

    西北风似乎从来都没有停下来的意思,他们一阵小凤接着一阵大风,大风中夹杂着雪花,硬的都成了刀子。

    漫天飞舞,天昏地暗的北海,他们正在走出一条路,这条路似乎越走越远,是鬼子不能比的。

    约莫一个钟头,他们就到了一个叫做仙芳河村的村子,这个村子地势比较开阔,要是开春了,应该这里的耕地比哪个村子都要多一些,王志飞着急的说道,“大哥,你们先等一下,我去看看到底有多少人,这个保安队,这个时候应该大部分都睡着了!我们几个人过去,不就一窝端了?”

    “行,那你去看看,最好,别让他们发现!”杨飞嘱咐道。

    “哈哈哈,他们哪能那么容易找到我?”说完,王志飞就小心翼翼的朝着村子去了。

    他们睡觉的地方也挺好找,有灯的地方,还有把守的地方,这些地方肯定就是这些保安队的驻地了。

    果然,当王志飞找到的时候,门口站着一个睡着的人,背上的枪早就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掉在了地上,王志飞过去,拍了拍那人的肩膀,然后直接一扭对方的脖子,他都没有来得及看清楚对方是谁,早已经被小鬼儿勾走了。

    他慢慢的推开门儿进去,屋子里头一股子酒味和烟味,还有那种汗臭味!

    王志飞捏着鼻子,心里头想着,“狗日的,这些家伙连脚都没有洗!”

    不过,他仔细清点了一下,里面总共躺着二十三个人,加上外头的那个,总共是二十四个,这就好办了!他蹑手蹑脚的准备走的时候,脚下却不注意踢在了一个脸盆上。

    他吓出一身冷汗,赶紧的把枪拿在手上。

    转头一看,一动不动,只是不知道哪里传出一句话,“狗日的,让你值守,你就好好的值守,是不是又想进来偷会懒?”

    “嘿嘿!”王志飞笑了一下,然后就出了门儿去!

    可是,这个时候,不远处却过来一个人!越走越近,竟然又看到一个活的!

    此时,王志飞不由分说的就快速的跑了过去!

    “你……”不等对方说完,王志飞已经捂住了对方的嘴巴,“想活命的话,就别吭声!”

    对方赶紧点头!

    把人带到了村口,王志飞才把手拿开,那人看到眼前的几个人,立马问道,“你们是是哦?”

    “你先回答我的问题,你是保安队的?”王志飞问道。

    “是,我是保安队的!”那家伙仔细看了看王志飞,“你们到底是谁?”

    “告诉我,里面到底有多少人?”王志飞问道。

    “二十五个人!”那家伙不耐烦起来,“我求你了,告诉我,你是是哦?能不能遵守以下先来后到的规矩?”

    “少废话!”说完,王志飞一掌打在那人的头上,一下子,对方就晕死过去了。

    “二十几个人!这好办!”韩青说道。

    “那咱们一起走,看看这些保安队的人都在干什么!”杨飞笑笑,就走在前头。

    邓奇跟着,心里头七上八下的。

    保安队的人大部分都是附近村子的地痞流氓,被鬼子征召过去的,给他们一些钱,做着迫害老百姓的勾当,这在什么时代都有。

    王志飞跑到最前头带路,然后一脚就把门儿给踢开了!

    听到声音的保安队,立马起身大声叫嚣道,“狗日的,什么人?”

    一盏闷黄的羊油灯点起来,慢慢的就看到了杨飞等人。

    那些人立马拿枪,可是,此时已经为时已晚。

    韩青的枪口早就准备好了!

    “都不许动!”

    韩青的声音带着威胁,带着从来没有的怒吼。

    所有人都停下,他们坐在炕上看着杨飞等人,“你们是哪个部分的?土匪?”

    “不要管那么多!把你们手上的武器交出来!”王志飞喊完,走在第一个人跟前,第一个人把枪拿了出去,王志飞收着。

    第二人亦如此,第三个人,第四个人!

    ……第五个人也是这样。

    兵不血刃,对付这个保安全,就是这么简单!

    突然,在王志飞收枪的时候,一把手枪突然出现,“咯噔”一声,。子弹上膛了。

    “不许动!”

    王志飞咬了一下嘴唇,“你确定要这么对我?”

    “我让你不许动!”

    “我警告你,你别这样对我说话!”王志飞喊道。

    “那我也说一次,不许动!”对方说的掷地有声,似乎早是想和他们同归于尽!

    可是,他找的对象找错了,他找的是王志飞,找的是韩青,找的是杨飞!

    “那你看看你手枪!”王志飞刚刚说完。

    那人扭头看枪的时候,王志飞突然出手,一拳就砸在对方的头上,“我让你叫嚣!”

    那人一下子晕过去了。

    王志飞似乎什么也没有发生过,把那人的手枪拿了过来,别在身上,然后接着和后面的人收枪。韩青也没有闲着,,“这里有什么吃的没有?”

    “吃的?”

    那些伪军相互看了看,“有一叠花生米!”

    “还有两瓶酒!”

    “有一只鸡就在前面的桌子上!”

    “还有什么没有?”韩青问道。

    “还有……”

    谁也明白了,这还能有什么?第一个人直接把枪拿了出来,“这是昨天晚上赌钱赢得!”

    钱交了出来,第二个人也赶紧把钱拿了出来!

    第三个,第四个,身上但凡有钱的,全部交了出来!

    这真是意外的惊喜!

    从仙芳河村离开之后,还特意“借”了保安队一辆马车!

    所有的物资全部放在马车上。

    然后他们就高兴的往回走。

    邓奇始终不明白,他们的这种做法,不就是土匪吗?不过,他们和土匪唯一的区别是,他们只抢劫鬼子的东西,老百姓的东西他们分文不动。

    邓奇的心情始终无法平复,他虽然知道,现在是特殊时期,可是,他当时在的部队,那可是有军饷的,谁会为这三瓜两枣的东西拼命?

    可是,他们是八路军,他们没有军饷,蒋委员长承认要给的东西,迟迟不送来,他们也要活,食物和资源就要从鬼子的口中去抢!

    “邓营长,你在想什么?”杨飞问道。

    “没想什么,只不过,我总感觉,我们过得太心酸了!”邓奇说道。

    “你会习惯的,北海,谁也不会在乎这个地方,太远了!”杨飞叹了一口气。

    “远是远,不过,也是国家的领土,不是有我们在吗?只要有我们,还怕什么呢?”邓奇说道,“特殊时期,特殊时期,我们有这样特殊的办法,我理解!”

    “你不理解!”杨飞岂能不明白邓奇的心思。

    “我们八路军,经过万里长征,才有了我们的据点,然后慢慢的发展壮大,这些都是我们八路军战士吃苦的精神,谁也不怕吃苦,要是怕吃苦就不当这个八路军了!”杨飞笑笑,“邓营长,既来之则安之呀!”

    杨飞的话,如同一根细长的针头,一直往邓奇的心口上扎去,扎的太深,他竟然忘记了嘶吼。

    不过,他没有必要嘶吼,他现在不也是八路军吗?

    想到这儿,邓奇也不得不佩服杨飞,他是八路军的团长,。竟然亲自参与到了土匪的行当,真是趣闻。

    一路上颠簸的,往八路军的驻地去了。

    晚上出来,凌晨回去,此时的北海万物俱静,像是没有任何生命的存在一样。

    邓奇对着手哈了一口气,然后重新在马车上坐好。

    王志飞心情愉悦的哼着不知道哪个地方的戏曲,但是,调子委婉动听,和这个环境,竟然也没有太大的出入。

    回去的时候已经到了林晨三点了。

    和保安队不一样的是,八路军值守的战士,身子站的笔直,看见了杨飞,现实警觉,然后敬礼!

    把东西放下,然后他们就赶紧去睡觉了。

    第二天的时候,李继光来找杨飞,杨飞开了门儿,李继光就高兴的说道,“杨团长,没有打扰你休息吧?”

    “哦,没有,李旅长,有什么事儿吗?”杨飞问道。

    “昨天晚上,李墨白李团长加班加点的挖地道,现在已经初步达倒了预想,我刚刚去看了看,果然如你所说,在里面,没有风,虽然有些冷,但是,大家蜷缩着,盖上厚厚的谈毯子,也能够承受的了!”李继光很高兴的看着杨飞,“要是地道建成了,我们根据地就有保障了!”

    杨飞摇着头,“不不不,李旅长,还差得远!”

    “哦”李继光不明白,为什么还差得远?

    “地道的作用是能够隐蔽,也起到防风的作用,还能够观察敌人的动向,但是,遇到大部队的鬼子,这个地方可就危险了!”杨飞说道。

    李继光皱起眉头,“我也想到了,不过,要是大部队的鬼子来了,我们也只能跑了!”

    “不能跑,既然鬼子敢来,我们就要主动出击,我昨天开会的时候说过,宁断鬼子一根手指头,也不要伤了鬼子十根手指头!要是鬼子大部队来,那就说明已经注意到我们了!”杨飞看着李继光,李继光洗耳恭听。

    “我已经想好了!”杨飞说道,“要是我们有充足的炸弹,埋在弃马坡他们的山脚下,等到鬼子过来,引燃了,出现了雪崩,这可是一大利。我们不需要浪费一枪一弹,就能够解决的这些鬼子,岂不是一件好事儿?”杨飞说道。

    “哎呦!”听了这话,李继光那是很感激的,要不说,杨飞才是一员福将,能打的时候,坚决不能退缩。

    “只是不知道我们现在的炸弹有多少?”杨飞问道。

    “炸弹的事儿,您不用操心,咱们现在有能力自己制造炸弹,所以说,炸弹咱们是有,但是,咱们还需要什么?”李继光问道。

    “暂时我就没有什么想法了!只要有炸弹,弃马坡和得令坡就成了一道天然的屏障,所以说,只要那个地方发生了雪崩,那里就成了禁地!鬼子进不来,我们出不去!”杨飞说道。

    “行,我理解你的意思了!不过,你这个方案可行!我这就去让李墨白在下方埋设炸弹!”说着,李墨白就离开了。

    杨飞出去,发现今天的天儿是一个好天儿,难得的是又见到了太阳,太阳努力的发光发热,但是,北海的冷空气却丝毫没有什么变化!

    邓奇找到了杨飞,然后问道,“杨团长,我们团的是不是该找个地方练兵呀?”

    杨飞点头,“你说得对,这样,你现在去带队去找一片空地练兵,一定要记住,不要打扰到村民才行!”

    “恩,明白!”说着,邓奇就走了。

    杨飞闲来无事,然后就在村子走着,也难得有今天的闲暇功夫。

    村子不怎么大,走一段距离就走到了尽头,然后折返回来。

    这个时候,杨飞突然看到一个人影,在地上匍匐,时不时地还朝着前方丢一个雪球。

    他好奇的走过去,只见地上趴着一个小男孩儿,这小男孩儿嘴里头念念有词,“杀啊,小鬼子,看我的炸弹!”

    说完,那小男孩儿又朝着前头丢了一炸弹!

    “不好,鬼子要打过来了!看枪!”小男孩儿说完,手上就似乎拿了一把枪一样,嘴里头喊道,“哒哒哒哒,杀啊,小鬼子我和你拼了!”

    杨飞看的奇怪,然后就慢慢的朝着他走去!

    小男孩儿似乎并没有发现身后有人,然后跑到前面,差了一根树枝,匍匐着就想要把雪球扔上去一样。

    结果试了好几次都没有成功!

    杨飞从地上抓了一个雪球,然后朝着那个树枝一扔,结果,吧树枝给扔倒了。

    这个时候的小男孩儿才发现他的身后有人,赶紧的转身,紧张的赶紧皱起眉头。

    他不说话,就是看着杨飞,。

    “叫什么名字?”杨飞问道。

    小男孩儿不说话,后退几步,就朝着村子跑去了。

    “喂,我问你叫什么名字呢?”杨飞又喊了一句,可是,对方就是不答话。

    这男孩儿约莫十岁左右,见不了生人。

    行吧!

    杨飞无奈的笑了笑,回想起来刚刚小男孩儿的作为,他就觉得有意思,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见到小孩儿,眼睛里头就多了慈爱,这样的慈爱不是应该老大爷老大妈才有的吗?

    杨飞不明白,但是潜意识明白,小孩儿,是未来,代表着希望!

    中午吃饭的时候,杨飞突然问起来,“这个村子有个小男孩儿,这么高,今天见他在雪地趴着玩儿!”

    李墨白一听,“你说的是冬冬吧?”

    “冬冬?”杨飞有些奇怪,“你怎么知道?”

    “嗨,整个村子,只有一个小孩儿,就是冬冬!”李墨白吃了一口窝头,“怎么?你见那小孩儿亲的不行是吗?”

    “是有一点,不过,看起来也挺喜人的!”杨飞吃了一口,然后就放下手上的碗筷。

    李墨白赶紧问道,“你去哪儿?”

    “出去走一趟!”杨飞说完就走了。

    在村子打听冬冬,不是一件困难的事儿,说话间,他们就知道了,走到一出泥土房门口,几根树枝做成的门儿显得简陋的很。

    杨飞轻轻的挪动,把那个门儿推开,这时候,从房间出来一个老太太。

    老太太见是八路军,就赶紧问道,“同志,你找谁?”

    杨飞问道,“大妈,我想找一下冬冬!”

    “冬冬?”老太太一转身,“冬冬!”

    冬冬从屋子里头出来,然后看见了杨飞,他下意识的躲在了老太太的身后。

    “同志,你找冬冬什么事儿呢?是不是他给你们惹麻烦了?”老太太赶紧问道。

    “不不不,您误会了!”杨飞说完,从身上拿出五颗糖,这糖可是他从鬼子那里缴获的。然后又拿出两盒牛肉罐头。

    “大妈,这是两盒牛肉罐头,这是几颗糖,给冬冬吃!”杨飞说着,就把东西拿了过去!

    老太太看到,眼里可以看得出来,她想要,可是,她还是摇着头,“不不不,这些东西是你们的,你们打仗要用的,你们留着,我们不吃!”

    “拿着吧大妈,这些东西,没有了,我们可以再从鬼子手上抢过来,既然还能够枪过来,那就不是什么值钱的东西!”杨飞说着,就放在了老太太的手上。

    冬冬看着杨飞,然后又看着老太太。

    老太太有些不好意思,但是,他还是对着杨飞鞠了一躬。

    “这可使不得!”杨飞把老太太扶起来。“我是听说,咱们村子只有这么一个小孩儿,我看见喜欢的不行,所以,拿些东西过来!”

    “那就多谢了!”说完,老太太让杨飞坐下,给他倒了一碗水出来。

    然后老太太就讲起来他的孙子冬冬的事儿。

    冬冬的爸爸妈妈为了革命,不知道去了哪里,现在杳无音讯,村子不大,有能力的人都搬走了,所以,这个村子大部分还是老年人,像冬冬这个年纪的孩子,根本没有,冬冬是唯一一个。

    所以,这么久,就把冬冬的性格养成了孤僻的性格,他不好说话,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经常偷偷去看八路军战士训练,也希望成为一名八路军战士。( 抗日之暴力军团 http://www.luoqiuw.com/5_5413/ 移动版阅读m.luoqiuw.com )